澳门娱乐城

 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新闻 >

港大深圳医院在资金流流通上遇到了难题

时间:2018-09-01 作者:admin 点击:

如今,港大深圳医院先行的全面预约制度已经在深圳市全面推广;取消编制、按岗定薪的人事管理和薪酬制度推广到深圳市新建公立医院;2016年10月,广东卫计委也要求,全省二级以上医院逐步取消门诊输液。
 
尽管改革获认可和支持,但卢宠茂却深感压力。压力来自于病人和政府对医院的高期待,而“医院的探索才起步不久,还是一个婴儿”。
 
“很多人认为我们是从香港来的,运营经费由政府兜底,就把我们当成是一个超人。”卢宠茂说,“坦白来讲,大家对港大深圳医院有太深的误解,很多人说政府投入了那么多钱,却没有产生很高的效益。”
 
但事实上,深圳市政府对港大深圳医院的投入标准与其他新建公立医院是一样的。深圳市政府对所有新开公立医院实施总额预算、以收定支的原则进行补助,补助在开业后逐年递减。
 
一项港大深圳医院提供的数据表明,港大深圳医院在深圳市财政中占有的拨款数额与同等级别的医院在绝对数额上看,甚至是最低的。
 
“深圳市公立医院管理中心2015年度部门决算信息显示,深圳市人民医院、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北京大学深圳医院和港大深圳医院获得的财政拨款分别是8.6亿元、6.8亿元、7.2亿元和5亿元。”
 
另外,港深两地医疗卫生合作上在人流、物流、资金等方面还有不少的改进空间。
 
以物流为例,香港公立医院买核磁共振、CT等设备,只要有钱就可以,不需要拿牌照。而在内地,医院要添这些设备,得先拿牌照,这个牌照还需要国家卫健委批准。
 
“我们多年来只有一台核磁共振设备,每天从早晨6点开到晚上12点,依然有大量的病人排队。”卢宠茂说。
 
另外,港大深圳医院在资金流流通上也遇到了难题。此前,港大深圳医院的工资由香港大学垫付,而港大医院在向香港大学还钱过程中发现,从深圳打回香港的钱需要缴纳企业增值税。
 
“香港到内地的养老医疗券可以过河,而作为一家公益性公立医院,对专家的工资却需要缴费。”在卢宠茂看来,“这些问题都是粤港澳大湾区医疗融合需要急迫解决的。”